当前位置 主页 > 东京爱情故事 >

新版《东京爱情故事》不给劲儿啊

  

  翻拍难,翻拍经典作品更难,翻拍被奉上神坛的经典作品更是难上加难。2020年,新版《东京爱情故事》制作的消息一出,就被老版粉丝的“枪林弹雨”骂成了筛子。b站上一搜,做新老两版对比的视频数不胜数,大多数态度都是力挺老版,嫌弃新版,你不得不佩服这部经典神作经久不衰的魅力。

  旧版《东爱》有股蓬勃向上的劲头,即使最后主人公的爱情故事走向悲伤的结局,但那股潇洒大气的味道也一直在。平凡人所向往的浪漫,在这部剧里像吴宇森电影里的鸽子、《赌神》系列电影里的钞票一样,是不要钱的大撒特撒。而到了新版里,那股蓬勃而浪漫的劲头似乎不在了。我们可以从几个角度对比一下。

  服装上,91版《东爱》堪称上世纪90年代时尚指南,垫肩大西装,剪裁得当的风衣,白色羊毛大衣,毛衣开衫搭海魂衫,铃木保奈美的每一身穿搭都让女观众为之疯狂。而其他三个主角也都是垫肩服装为主,头发吹得高而蓬松,90年代的时尚就是如此夸张的潇洒自如。而新版则在引领时尚上没有明显的野心,像女二里美的造型几乎是放弃了时尚度,朴素规矩甚至超过旧版。两个男性角色即使是浪荡子三上,也在服装上以暗色调为主,简单随性低调,几无浮夸之处,可以说是全员muji化了。

  但有意思的是,稍加留意可以发现,旧版中莉香的穿搭虽时尚,但色彩以黑白灰大地色为主,加以亮色点缀,总体服化与其他三主角很是和谐,中产职场女性风格为主,少有跳脱之处。而新版中的莉香,则是服装款式多简洁,但常使用大面积高纯度的红、黄、蓝等色彩,职场之余,多了强烈的都会感和艺术感,让她在四个主角中总会跳脱出来。

  两版莉香的对比,是剧粉质疑的焦点。很多人觉得石桥静河从各个方面都被铃木保奈美“碾压”,实在不能胜任莉香这个女神角色。有一说一,把石桥静河拿来和铃木保奈美比,有点没必要了,毕竟铃木女神在大神辈出的90年代日本演艺圈,也是最熠熠生辉的存在之一。但也不能因此全盘否定石桥静河的演绎。观众对于女主角的要求其实就像对艺人的要求,而在不同时代,艺人有着不同的特质:八九十年代日本艺人包装重视内外在星味十足的完美形象,而如今时代,日本艺人千姿百态,多元化,个性化,差异化,平民化,真实感和亲近感是这个时代的艺人吸粉的重要特质。因此,石桥演绎的莉香,必然不会如铃木那般“完美”。

  其实在柴门文的原著漫画中,莉香短发,奔放,任性,自我,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柴门文说她是“赤足行走在草原上的女子”,用一个豆瓣网友评论的话来说更直观:“现代社会的卡门”。这样性格的女性作为90年代电视剧的女一号,还是前卫了一些,于是在91版编剧坂元裕二笔下,充满野性和攻击性的莉香,变成了纯情活泼、乐观大方的完美女神。(插一句,写《东爱》时坂元裕二才23岁......天生要吃编剧这碗饭的选手了。)

  所以,91版《东爱》的莉香,有自由的外表,但内心依然符合东亚男性的想象:娇憨,忠贞,奉献。而这些特质在新版中,都减弱了。她工作能力强,自我意识强,想一出是一出,直来直往,暴脾气,像匹野马般骄傲难驯服,更像是柴门文笔下的莉香了。她是鲜活真实,为自己而活的当代都市女子,而不再是男性心中的完美女性了,但也因此,她和女性观众的距离要近一些。“女神”的前者还要有个出国经历来背书解释她为何不如其他日本女生温柔驯服,“女神经”的后者如今则是日本土生土长了,其实仔细想想也是社会的进步,更加多元宽容的日本社会,才能孕育出如今的莉香。

  新旧两版完治的差别,则是昭和男子平成男子的审美差别。织田裕二版完治,满是昭和时代的男子汉气概,朴实诚恳有担当,看不出原著中的莉香后辈感,天生容易让女性产生依恋和信赖感。而伊藤健太郎则是十足的平成时代小弟弟。单纯傲娇,口嫌体直,偶尔用别扭表达求关注,跳脚发短信“不要无视我!”也是呆萌可爱,容易招年长女性喜爱,让人想逗弄欺负。这就是不同时代受欢迎的不同男性魅力,某种程度上,也能看出女性心理和经济地位的变迁,要说优劣嘛,其实谈不上。

  两版其实最大的差异,还是在于对年轻一代恋爱状况和恋爱观的展示上。新版对比旧版最有趣的一点,其实是“手机恋爱”的时代特征。盯着手机等待喜欢的人回复短信,费尽心机思考短信怎么发送,已读不回,通过社交媒体发现恋人出轨的蛛丝马迹,手机,就是属于这个时代的爱情修罗场啊。“想念了就去他(她)的身边”变成了“想念了就打开Line”,时代变化,你很难讲恋人之间的距离到底是更近了还是更远了。而新版中,莉香对于爱情的自我奉献感也有所减弱,完治身上的大男子主义削弱。总体氛围上,旧版闪闪发亮的戏剧性浪漫感,在新版中,被时髦轻盈的都市感所取代。这一点,听两版的原声配乐会有很直观的感受。

  但是不变的一点是:莉香所代表的某种爱情和女孩类型。莉香天然能让人有耀眼的新鲜感,这一点在两版中都是一样的。完治说:“莉香就像东京,既随性又刺激,阴晴不定,就像东京。”和她在一起,永远不会无趣,永远有新的刺激,但同时,她的自我和随性,永远需要别人的配合妥协。在她的身上无法让人看到“安定感”。因此,完治会被莉香吸引,却不能承受与她在一起日日如过山车般的体验,他对她的感觉,就像从小地方初到东京,惊叹于其绮丽,却也因此对照出自身的渺小而充满不安全感。等有一天对于这份绮丽习以为常后,这份不安全感却日渐放大,他就自然地会想逃离找一个舒适安定的所在了。不想被占有、不需要安心感的莉香,遇上占有欲强、需要安心感的完治, 不论是三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后,都像是无解的悲剧。

  新版中,当完治夸赞莉香“有自己主张,能痛快表达,不在乎他人眼光”时,莉香并不觉得高兴,她说:“所有人都这样说,他们一边这样说一边远离我。”人们欣赏那些人群中耀眼的独特存在,欣赏的同时却自觉远离,或是不想成为光旁边的陪衬,或是不想被光刺痛。做那束光,是孤独的,对抗孤独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一往无前,绝不回头,绝不停留,一个人去看更好的风景啊!但当莉香对完治说出:“最幸福的事情永远在未来,刚刚我差点要放弃理想,想要停留在此刻了。”完治并不懂这份告白的重量。

  而新版中,你更能明显感觉到每一个人在感情中的摇摆挣扎不确信,包括莉香。年轻人的浪漫更日常细碎更私人了,世界在变小,我们的爱情在变小。

  在我看来,新旧版实在无需分出个高下,他们都忠实地还原一个时代的爱情形态。但新版最无可辩驳地优于旧版的地方是:如果最后莉香与完治没有终成眷属,依然独身,在这个时代,也实在算不上令人遗憾的结局了。几乎可以想象,这个都会酷女孩会忘记那些失去,披挂起一身红衣,目光坚定地于人群中穿过,走向她的广阔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