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东京爱情故事 >

被骂的新版《东京爱情故事》没那么糟糕

  

  说它是永远的日剧经典不足为过。它说的上是我们看到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偶像剧,不光被喻为“爱情教科书”,更成为一代回忆的靓色。

  女主角赤名莉香情感抉择影响一代青年人,她和永尾完治的穿搭掀起最早的“影视剧同款”风潮,无数年轻人开始渴望东京这个同属东方却风格迥异的浪漫都市。

  今年,日本富士电视台和亚马逊联手重拍了《东京爱情故事2020》。在30年后,用新的时代风格演绎赤名莉香、永尾完治、三上健一和关口里美四个人的爱情纠葛。它还能成为2020年的“爱情教科书吗”?

  目前《东爱2020》只播出了两集,豆瓣7.6开分,现在掉到了6.7,低了不少。

  喜欢的人说:“感觉气氛还可以,把大都市里男男女女对情感的困惑、潇洒、纠结、拍出来了”(豆瓣@友藤薰)

  不喜欢的人则主要反感于女主角莉香。他们觉得新的莉香既不漂亮还显得年纪有点大,和过去的“女神”相去甚远。

  经典固然难以超越,铃木保奈美的赤名莉香无人可替代,但新版确实也创造了自己的时代特色。

  如果不固执地两相比较,单说剧的质量,它绝对是今年春季档日剧中表现较为出色的一部。

  故事依然从永尾完治开始。完治是个乡下到东京工作的普通男人,性格正直纯真,却也墨守成规。

  她热情活泼,在爱情里往往主动发起攻势,与上司还有绯闻,不是循规蹈矩的完治的那盘“菜”。

  可三上花心滥情,身边总有不同的女性来来往往,这让自卑的里美不断徘徊在三上和完治中间。

  而新版的第一集开头,是莉香和男友翻云覆雨,下床之后莉香提出分手,因为“我和你在一起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两人第一次真诚对话,旧版是莉香鼓励初闯东京、迷茫又害怕的完治,而新版莉香更像在调情。

  她凑近这个新同事,说:“有没有人说过你像白米饭?你用微波炉加热东西的时候,是不是会一直站在那里等?”

  性格上,新版莉香相比老版的直白甜美,有更多现代性的特质,多了前辈的侵略性,更强势果敢。

  完治在里美那里失恋了,她说,“治疗失恋最好的办法,是上床。完治,我想要你。”

  在职场上,新版莉香在职场的表现更多、更出色,还直接设置了她在酒桌上反抗职场性骚扰的桥段。

  在时尚上,老版莉香是穿搭高手,新莉香同样是高级又实穿的职场风,不管是西装套装还是针织衫配伞裙都能驾驭。

  相比莉香的改动,完治的变化不大,仍旧是憨憨的傻小子。一面心仪少年时期的女神里美,一面又忍不住对“姐姐”莉香心动。

  “渣男”三上,老版留着在当时少见的长发,新版则换成了一头中长卷毛,穿衣风格也变成了涩谷风的花衬衫。

  莉香的勇敢、完治的淳朴、里美的徘徊、三上的滥情,相同的特质在不同的年代,从里到外有了不同的表现。

  过去没有手机,谈恋爱总是不方便的。有了手机,很多感情问题一条短信、一个电话就解决了。

  里美在电话里拒绝三上:“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我会嫉妒你身边别的女人。”

  要是当年有手机,最后在车站的时候,完治完全可以打电话告诉莉香:别上车,我爱的是你!

  《东爱》要翻拍的消息一出,在国内外都引起了激烈的讨论。反对的声音很大:这样一部难以超越的经典最好还是不要被糟蹋了。

  赤名莉香的扮演者石桥静河1994年出生于演员世家,2017年主演了广受好评的《夜空中总有最大密度的蓝》,拿下了电影旬报十佳奖、横滨电影节、蓝丝带奖等多项大奖的最佳新人奖。

  这两年还参演了高分日剧《人生删除事务所》、《一半,蓝色》,是日本新生代学院派女演员。

  相比老版铃木保奈美的女神外表,石桥静河没那么漂亮,长相更偏英气,声音也不甜美,有一定老成感。

  珠玉在前,谁来演这个角色都不讨好,但石桥的演技没得说,笑起来也颇具感染力。

  有观众评价他说:“三上,有点丑,体态过于驼背侧面看像鸵鸟。”(豆瓣@玫瑰水母)。

  虽然我也不太能欣赏清原翔的颜值,但他的确是日本这两年比较红的青年男星,不止一次被评为“日本国宝级帅哥”。

  相比之下,对完治的扮演者伊藤健太郎、里美的扮演者石井杏奈的非议,要稍微小些。

  目前的火力基本都集中在了这几位演员的颜值、形象与旧版的差别之上,等剧情陆续更新,或许新版能展现更多的魅力。

  归根到底,是因为在一定程度上,赤名莉香成就了《东京爱情故事》这部偶像剧。

  这个极具当代女性魅力的角色,让《东爱》能在30年间始终吸引一代又一代观众。

  外表上,她不光自信漂亮,还擅于穿衣打扮,很多搭配放到今天也丝毫不过时,非常有借鉴意义。

  最特别的,是莉香的言行和日本当时普遍的“大和抚子”式女人不同。她热情大胆,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爱情,失败了也能潇洒放手。

  男人要主动、女人要被动,女人就该安于内室,这些老派的想法全部被莉香打破,她带来了一种新的行为方式。

  完治在里美那里失恋了,她放下自己的感受陪伴完治,拉着他在东京的大街上奔跑发泄情绪,这是30年前的“日剧跑”。

  令人意难平的是,无论莉香怎样付出,在完治心里依然比不上对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里美。

  最后,两人在完治的家乡,爱媛县的海边分别。莉香告诉完治自己会坐下午4点48分的列车返回东京,完治有2个小时的时间考虑要不要追回自己。

  悲剧确实更容易成就经典,但《东爱》的经典却不仅仅是因为男女主角没有在一起,而是莉香灿烂明丽的笑容,是她果敢又奋不顾身的爱情观。

  30年前莉香的台词到今天依然适用,“所谓恋爱啊,只要是参加了就是有意义的,即使是没有结局。当你喜欢的那一刻,永远不会消失。那一刻,是生活的勇气,是黑夜里的一盏明灯。”

  她的个人魅力超越了1991年这个狭窄的时间点,领先于时代,又引领了时代,改变了无数当时年轻人对待爱情的态度,让《东爱》既是俊男美女的偶像剧,又成为一部社会人生剧。

  必须承认的是,虽然《东爱2020》不差,但想要超越或者达到老版一样的影响力,可以说是不可能的,毕竟莉香很多在当时看来前卫的行为在今天已经不是那么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