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郭沫若 >

老舍的文艺抗战

  

  老舍(1899-1966年),中国现代小说家、作家,是新中国成立后首位获得“人民艺术家”美誉的作家。抗战时期,他以笔为刀枪,创作了大量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振奋人心的抗战文艺作品。

  1938年1月,老舍来到武汉和冯玉祥等共同创办抗战刊物《抗到底》和《抗战文艺》,并在创刊号上发表了《是的,抗到底!》提出:“抗到底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而是全体国民自救自卫的唯一办法。”那时,冯玉祥对手枪队的士兵们讲话,也高度评价老舍:“你们看见舒舍予先生没有?他每天早晨穿着单衣打拳,没有一天不这样。看见人家那样刻苦,你们心里有什么感觉呢?老舍先生便是你们很好的一面镜子。”随后,老舍又在《抗到底》和《抗战文艺》等刊物上陆续发表了《事情要大家做》《“一二八”》《打小日本》《蜕》等作品。

  1938年3月27日,由老舍、郭沫若、郁达夫、楼适夷、田汉等作家及冯玉祥、邵力子等知名人士筹备多时的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在汉口成立,周恩来、史沫特莱等亲临大会祝贺。老舍欣然命笔,即兴赋诗,诗曰:

  三月莺花黄鹤楼,骚人无复旧风流。忍听杨柳大堤曲,誓雪江山半壁仇。李杜光芒齐万丈,乾坤血泪共千秋。凯歌明日春潮急,洗笔携来东海头。

  老舍以他的威望在中华抗敌文协会第一次理事会上,被推选为常务理事兼总务部主任。中华全国文艺界在武汉正式成立,这是一个由中国领导,由文艺界知名人士代表97人组成的协会。协会目标是:团结起来,像前线将士用他们的枪一样,用我们的笔,发动民众,捍卫祖国,粉碎寇敌,争取胜利。老舍不仅奋笔疾书,创作大量抗战作品和办好抗日刊物,而且还登台表演抗战文艺节目和承担抗敌协会的事务工作。冯将军作诗曰:

  老舍先生到武汉,提只皮箱赴国难。妻子儿女全不顾,蹈汤赴火为抗战!老舍先生不顾家,提个小箱撞中华。满腔热血有如此,全民团结笔生花!

  1938年8月,身为抗敌文协总务部主任的老舍由武汉转战到重庆,在《新民报》登了一则启事说:“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已于8月12日由汉抵渝,现在公园路青年会办公。”重庆《新蜀报》总经理周钦岳,以好客著称,设宴款待,并欢迎老舍到新蜀报社居住。当年新蜀报社社址在重庆太平门白象街88号,是一座较大的独院。老舍与《新蜀报》副刊《蜀道》的编辑姚蓬子,同住报社后右侧一间平房里,面积不到10平方米,只有一面通光,加上日本飞机经常轰炸和停电,生活与写作十分艰苦。

  老舍酒量不大,但对重庆的江津、壁山老白干情有独钟。遇到郭沫若和于立群携子来家玩时,就要临时加菜,最常吃的是嫩胡豆、嫩豌豆或红苕蒸肉,酒后茶余大家坐在客厅里,天南地北,说古道今,高谈阔论一番。皖南事变发生后,在老舍的墙头上,多了一幅虎皮宣纸笔力浑厚的自嘲诗:“夏眠不觉晓,处处有跳蚤,夜来噼啪声,失血知多少。”老舍就在这样简陋艰苦的居住环境中,写出大量的抗日檄文,并在《新蜀报》副刊上发表。

  为了适应抗战演出的需要,老舍废寝忘食的撰写出人们喜闻乐见,适合演出传唱的抗战大鼓词。

  为了揭露日寇奸淫烧杀的罪恶行径,老舍奋笔疾书写道:“满地尸身遍地火,树上人头地下肠。娃娃炸死娘怀里,老人炸倒在门旁。”“我们的铁道他占去,专运军火与大兵。我们的货物他拉走,明夺硬抢不留情。”

  日本的抢光杀光烧光的“三光政策”使中国民不聊生。日寇甚至想出各种法子折磨摧残中国人,老舍的大鼓词写道:“四川省人民遭了殃,有怨难诉口难张。说声‘不’字就枪毙,捉住学生大开膛。口灌洋油烧成炭,也有活埋做下场。”“鬼子杀人不眨眼,抽筋剥皮带开膛。拿住良民灌凉水,肚子圆如大水缸。这才照准肚子踹,上吐下泻漏清汤。”

  在抗战期间创作的大鼓词里,老舍呼唤民众投身抗战保家卫国。老舍的大鼓词《打小日本》人们特别喜爱。老舍在序言里说:“在下编这小唱本,虽然文字俗俚,却句句都是真情实话。希望读者诸公能细念一番,能知道一些这次中日战争是怎一回事,和谁是谁非。是非分明,正直的就气壮。日本居心不善,要灭我中华,我们实在忍无可忍。我们若再不挺起胸来跟他拼个死活,那就真要作亡国奴,子子孙孙永无抬头之日了。”鼓词《打小日本》揭露“日本国贫人不强”,觊觎中国“物美田肥民又良”,揭露“七七事变”的真相,叙述“八一三”淞沪抗战、平型关大战的经过,提出:“自己联合好,誓为国家把血流。内防汉奸外打日本鬼,千辛万苦争自由。非把小鬼打出去,我们齐心不罢休。”

  在抗战期间创作的大鼓词里,老舍赞颂抗日军民的抗战功绩。《二期抗战》在回溯“七七事变”,上海、南京战事后,欢呼二期抗战大胜利,记叙了潼关、临沂、济宁之战:在潼关“我军渡过黄河去,抄敌后路各争先,一天杀死敌五百,两天就死整一千。”在临沂“张庞二将齐下手,一阵杀敌五六千。”在济宁“我军奇勇虎一般,四面包围把敌困。”《王小赶驴》中描写黑驴带部队围剿日寇,“远远看见贼兵队,四面包围心不慌。只杀得贼兵无处躲,只杀得贼兵喊爹娘。只杀得贼兵满地滚,只杀得天暗无日光。”《张忠定计》中张忠决意去杀日本人,他对妻子说道:“我若不归丧了命,烧张纸来哭一场。儿女长大若问爸,就说为国阵上亡。”《赞国花》描绘了抗日将士英勇杀敌的场景,老舍写道:“中华抗战国不老,恰似古梅花满条”“战士们雪地冰天把血仇报,侠肠义胆建功劳。尽驱倭寇回樱岛,凯旋声里解战袍。”《贺新约》提出那些不平等条约必须取消,“我中华五年抗战争独立,不惜碎骨血成渠”“我中华转弱为强非子虚,为和平我们肝脑涂地”“我们要奋勇反攻无畏无惧,我们要精忠报国不迟不疑”,呈现出中华民族在抗击日寇中形成了重要影响和声誉。《游击战》中描绘军队抗战的情形:“我们军队有骨气,决不怕死与贪生。飞机大炮全不怕,满腔热血为国倾。”老舍号召民众以游击战的方式打击敌寇:“敌人过去抄后路,得胜全凭巧聪明。敌攻正面我夹打,消息灵通心要精。”《陪都赞》赞赏“兴邦抗战此中心,重庆威名天下闻”“敌机肆虐,激起义愤。愈炸愈强,绝不灰心”“众市民随炸随修,楼房日日新。市容美观、街宽房俊,更显出坚决抗战大无畏精神”“陪都雄立军心奋,精忠报国仰仗诸君”。老舍在大鼓词里生动形象的描绘军民抗战的决心和实绩,对于抗战胜利抱着必胜的信念。(胡平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