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郭沫若 >

何兆武的《上学记》里面有一段话说大陆四大无耻文人:郭沫若、冯

  

  何兆武的《上学记》里面有一段话,说大陆四大无耻文人:郭沫若、冯友兰、老舍、臧克家,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

  活过了文革,大家都成受害者了。来来来,我们一起来批判,我们一起来诉苦。

  喷了,上学记我读了不下十遍,哪里有这句话,最多也就是评价冯友兰命运多舛而已

  重新读了一边,是我弄错了。这句话出自书中作者对冯友兰先生的回忆,可是答主的问题倒像是何兆武先生是首创“四大”之说之人,其实则出自两岸对峙时台湾的攻击。那时节两岸文化圈都互相攻击,没什么好说的。原文与其说是何先生抨击冯先生,倒更像是早已耄耋之年的何先生回首往事,对一个时运不济没有政治头脑老师的唏嘘。纵观全书,何先生对tg是颇有微词,但绝不是最高票那几个迫不及待卖屁股一般。

  ps. 另外又有一说,徐先生所言“四大”者,实是 舒芜之《四皓新咏》中冯友兰、魏建功、林庚、周一良四位老先生。这也是当时梁效顾问

  冯先生一生也有非常真诚的一面。解放之初他写信给,表示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思想,毛复信说:“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文革以后,他给梁漱溟写信,说:北大哲学系的老人现在只剩我们两人了,希望能见一面。梁漱溟回信说:你“谄事”,我不愿意见你。如果是别人,大概不会再提这事了,但是冯先生非常有意思,这个他也拿出来公诸于众。在这一点上,确实也很难得。我去美国的时候曾听一位台湾学者说,台湾四大无耻文人,第一是钱穆,大陆也有四大无耻文人,郭沫若,冯友兰,老舍,臧克家。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这种说法,起初以为是台湾的说法,后来看到徐铸成先生的回忆录,说他在解放之初来清华大学曾见过冯先生,想不到后来冯先生竟名列“四大”。可见“四大”之说大陆亦有之。徐先生生平的立言真诚与立场进步是众所周知的,毋庸置疑。

  老舍:1966年8月23日下午,北京女八中冲击文联,老舍与30多位作家、艺术家一道,被挂上‘走资派、‘牛鬼蛇神’、‘反动文人’的牌子,押至北京孔庙大成门前,被押著向焚毁京剧服装、道具的大火下跪,惨遭污辱、毒打。口口声声称他‘反动作家’时,他申辩:“我哪是什么作家,作家是搞创作的,我写的东西都是按每个出版部门的出版意图写的,我顶多是一个笔代,哪能算作家,更谈不上文人。”傍晚,血流满面、遍体鳞伤的老舍被押回市文联,又因还手‘对抗’,加挂上‘现行反革命的牌子,遭到变本加厉的残酷殴打,直至8月24日凌晨回到家中,但其家人拒绝他进入家门,要他好好 ‘反省’;而组织亦要求他24日上午到市文联继续接受批斗。清晨,伤心之至的老舍独自出走到北京城西北角外的太平湖畔,当日深夜,自沉于太平湖,年67岁。——《文革冤死的120位文人》.p67

  老舍对比其他三位也太冤枉了吧 估计是因为写过龙须沟这种主旋律的东西被人反感吧

  郭沫若写过一首经典诗作《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上红旗扬,毛主席画像挂墙上。亿万人民齐声唱,毛主席万岁万万岁,万岁万岁寿无疆。毛主席呀毛主席,你真赛过我亲爷爷。(郭沫若文选第十二卷七百六十五页)

  老舍写过《龙须沟》和《方珍珠》1949年12月从美国回来,次年6月当选为北京市文联主席。

  老舍曾经积极参与了反胡风运动 写过一些文章 而本来老舍先生和胡风关系是很好的

  不过老舍先生内心也是有他的苦衷和矛盾 那个特殊的年代 迫于压力 而不得已的一些行为不能完全掩盖他的良知和理性 他依然可以被称作大师 同时也是一个质朴 幽默的人

  $CWTW1iQSKWk$我觉得四大无耻文人应该是胡适(崇拜西方亲美派)周作人(投靠日本人)梁实秋(资本家的乏走狗)李敖(自大狂以当代鲁迅自居)

  一版一印,比第二版多了红线后的一段话,但@血翼龙贴的”原文中““我去美国……京城四大恶人”之后就没有了呀。

  冯先生一生也有非常真诚的一面。解放之初他写信给,表示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思想,毛复信说:“总以采取老实态度为宜。”文革以后,他给梁漱溟写信,说:北大哲学系的老人现在只剩我们两人了,希望能见一面。梁漱溟回信说:你“谄事”,我不愿意见你。如果是别人,大概不会再提这事了,但是冯先生非常有意思,这个他也拿出来公诸于众。在这一点上,确实也很难得。

  我去美国的时候曾听一位台湾学者说,台湾四大无耻文人,第一是钱穆,大陆也有四大无耻文人,郭沫若,冯友兰,老舍,臧克家。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这种说法,起初以为是台湾的说法,后来看到徐铸成先生的回忆录,说他在解放之初来清华大学曾见过冯先生,想不到后来冯先生竟名列“四大”。可见“四大”之说大陆亦有之。徐先生生平的立言真诚与立场进步是众所周知的,毋庸置疑。

  链接:何兆武的《上学记》里面有一段话,说大陆四大无耻文人:郭沫若、冯友兰、老舍、臧克家,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 - 知乎用户的回答

  看宗璞的《旧事与新说》,把何兆武骂得十分厉害,看上文所说,何也只是陈述事实罢了

  应该是没有文人骨气吧,或者是拍马屁拍的让那些清高的受不了了吧,藏克家的马屁就是“有的领导死了,却永远活在我们心里”假借吊念鲁迅的日子里来歌颂领导。郭沫若更是自我产生了矛盾,被迫自杀,估计是因为没有脸跟勇气活下去了吧,文人好面子,是最正常不过的了。老舍,我正在读老舍的文章,其实老舍也不是那种激进的作家,反而觉得有些保守,顽固的作者。一些文章中他是表达了对社会的一种悲天悯人的精神,却不能讽刺那些社会的现象跟根本原因。具体谁先提出来的,一般应该不是胡适,大概是一些的台湾文人吧

  WG洗礼后能活下来的人 尤其是能混的风生水起的人 你还能指望他是什么样子??